展开
简体 | English
  • 搜索:
媒体报道

机器人取代工人 厂房不需开灯(全文)


浏览: 次  来源:www.7979.net  发布日期:2016/9/7 9:57:59


报道称,2014年,中国呼吁“机器人革命”,这既可让国家产业升级,同时还可应对已经显示出来的劳动力短缺。因为2015年底已经被放弃的独生子女政策,中国适龄劳动人口从2010年起开始减少。李景军还自豪地说,“大家已在4.0工厂生产,也就是没有一个工人”。

TCL电视机生产商或许已经有了这些“黑工厂”中的一家,之所以有如此绰号,是因为没有工人,甚至都不再需要开灯了。

瑞必达企业及其只有几名员工在数百台机器中“闲逛”的工厂象征着东莞成功的经济过渡。其他一些中国电子行业的大企业(如分别在全球智能手机销售中名列第三、四、五位的HUAWEI、Oppo、Vivo智能手机的制造商)也都在东莞。

不管怎样,这个城市主要以其低端产品工厂出名,是在大都市深圳的阴影下发展起来,因为后者是大企业总部的所在地。东莞拥有800万居民,大部分是栖身于宿舍的农民工。然而,近10年中国平均工资上涨两倍让东莞基于众多低价劳动力的经济模式成了问题。许多企业已经迁到内陆省份或将工厂迁往东南亚其他国家如越南或孟加拉国。

东莞难以让自己从这样一种新形势中重新振作起来。在距市中心半个小时路程的横沥新工业园区,杂草丛生直逼公路。迎接来访者的是一些“出租工业厂房”。

鑫达企业是一家玩具企业,曾在2012年生产伦敦奥林匹克运动会吉祥物玩偶,用工最多时达到万人。当它在2016年5月关闭时,依然还留下千名员工。他们都失去了工作,并且被拖欠了数月的工资和社保。

在今年夏日的某个下午,鑫达企业周围的街道空空如也。一家钢条厂的几名工人傍晚蹲在那里打牌。来自安徽的40来岁的李阳说,“厂区都空了。大家还有工作,但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不远处,开在工人住房旁的一家食品杂货店的老板娘在怀念逝去的好时光。她叹息地说,“过去总是忙个不停。可现在,宿舍几乎都空了。工厂关闭,民工都回家了”。

报道称,为了阻止企业外流,承担中国出口1/4的广东省2月份宣布冻结最低工资标准两年。然而,这一措施有可能加速让国家陷入中国当局恰好力图避免的“中等收入”陷阱。这指的是什么呢?即一些经济体在经历高增长阶段之后,眼看其增长稳定在一个不足以有望赶上发达国家的水平。

网址;        山东金沙手机娱乐动力科技有限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